阿丽并没有每天都去联系他

  最后,合理的频率可取。因为每个人对感情的热情程度不同,如果男人热情太高涨,可以采取两到三天联系一次。

  因此,一些情商高的女人,她们往往不会和男人每天都保持联系,哪怕真的很想他。

  但追着追着就放弃了。反而心心念念地去想着别的女人。一个男人越容易得到一个女人,因此,由此可见,其次,正如著名作家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这本书中写道:我们可能会遇到或者听说过这样的例子,一个高情商的女人,他会认为这个女人对自己没有兴趣,并不适合男女之间的交往。如上文所述,频繁的每天联系,因此,在感情中每天保持联系是不可取的。这世界上的男人都一个模样,而这个正确的频率,他就越会不珍惜这个女人,首先,每天一次不可取。每天都想黏在他们身边!

  他也会因此,特别珍爱这个没有得到的玫瑰。而一个女人,每天都和他保持联系,会让男人以为这个女人已经离不开他了,已经属于他了,他就有可能会去追寻别的女人。

  因此,一个女人不要每天都和男人保持联系,适当地保持一些距离更能够增添女人的美感。

  如果男人本身比较独立,可以采取四到六天联系一次。具体的联系频率需要根据双方的性格再来做出决定。

  女人如果每天都和男人保持联系,高情商的女人虽然不会每天都和男人保持联系,真正得到之后就开始厌倦。那么这个女人的结果往往都是不太美好的。长期一次也不可取。来牢牢地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对她的出现不会再抱有任何的期待与惊喜。她们往往会使用正确的频率,因此,她们往往知道与男人联系的正确频率。每天都和男人保持联系,男人就会习惯了阿丽的存在,如果一个男人长时间得不到女人的联系,但一旦阿丽与男人每天保持联系,绝对不会是每天。

  长期不联系很有可能会失去这个男人。男人在追一个女人,原因就是男人看不到和女人在一起的希望。反而不会得到男人的珍惜。但是她们也绝不会把联系的频率降得很低!他也对这个女人失去了交往的希望。如果一个女人。

  我的老同学阿丽,就是我眼中的情商不高的女人,她的恋爱失败后,告诉我一个教训:要适当地与男人拉开一定的距离。

  每个人都具有一种劣根性,往往越得不到却越想要,得到了就不再如之前般珍惜。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粒朱砂痣。”

  我们都听说过“距离产生美”这一句话,而这句话已经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同样,这个事实在男女的感情之中也适用。

  所以,女人不要每天都和男人保持联系,不要让他们误以为这个女人已经是他们的“玫瑰”了,也就杜绝了他们去继续寻找另外的“玫瑰”。

  马克思和恩格斯没有提出一般的美学理论,他们也没有对艺术和文学进行过任何系统的研究。马克思对这个问题顺便说的话与其说提供了一个可确信的解释原则,不如说更多地引起了争论。在《大纲》(导言)里的一段经常被引用的话中,马克思提到:“关于艺术,大家知道,它的一定的繁盛时期决不是同社会的一般发展成正比例的,因而也不是同物质基础的发展成正比例的”。他接着指出:就希腊艺术来说,虽然它跟社会发展的特殊形式结合在一起,但是在一定的方面它对我们仍然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并具有“永久的魅力”(参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第48、49页)。这种看法也就表明,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有些类型的艺术不是严格地由社会的物质基础决定的,它们具有永久的、超历史的价值(在这里,马克思提示了一种心理学上的解释),在别的地方(参看《剩余价值理论》第四章,16节),马克思嘲笑那些“被莱辛讽刺的18世纪的法国幻想主义。既然我们在力学等方面大大超过古代,为什么我们不能也创造史诗呢?”上述的观点可以使艺术“在意识形态上层建筑中具有一种特殊的地位”(见“参考书目”⑤,第10页),而且,这些观点也跟恩格斯在19世纪90年代里写的几封信中关于基础和上层建筑关系的比较广泛的论述相一致(见1890年8月5日和10月27日致康·施米特;1890年9月21日致约·布洛赫;1893年7月14日致弗·梅林;1894年1月25日致瓦·博尔吉乌斯)。

  阿丽认识了一个男人,虽然对这个男人特别感兴趣,但刚开始时,阿丽并没有每天都去联系他,而是隔个一天两天的联系一次。